房产纠纷
合同纠纷
婚姻继承
联系我们
电话:400-1165-516
邮箱:jorbanlawfirm@163.com
传真:010-65760230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常营北辰福第V中心C座703、704室(常营地铁站C口,直行20米)

XX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申请监督案执行裁定书

2018-07-24

申诉人(被执行人):XX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。

法定代表人:包XX,该公司董事长。

申请执行人:XXXX建设有限公司

法定代表人:何XX,该公司董事长。

XX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XX公司)不服XX省高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XX高院)(2012)执行裁定,向本院申诉。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,现已审查终结。

2O11年12月19日,申请执行人XX建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XX公司)以被执行人XX公司未履行XX高院民事调解书(以下简称39号调解书)为由,向XX省XX市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XX中院)申请执行,要求该公司支付499.511O万元,该院立案执行。

执行过程中,XX公司向XX中院提出执行异议称,根据39号调解书,其应于20l1年12月15日前向XX公司支付400万元,由于XX公司未按施工合同提供正确收款账号,其征得XX中院同意后向该院账上汇款4O0万元,已履行39号调解书确定的义务。现XX公司向XX中院申请执行,该院对此申请予以立案不当,请求撤销该案。

XX公司辩称,39号民事调解书确定,XX公司应于2011年12月15日前向XX公司支付欠款,39号调解书所确定的付款对象是明确的,且XX公司已向XX公司提供汇款账号,XX公司不向其提供的账号汇款反而向XX中院汇款,而此时其并未向XX中院申请执行,XX公司汇款并非履行39号调解书的司法行为。XX公司未按39号调解书的要求履行义务,XX公司有权按一审判决申请执行,故XX公司提出的执行异议不能成立,请求XX中院驳回异议。

XX中院查明以下事实:XX公司与XX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,XX中院于2011年7月11日作出民事判决,判令:XX公司支付XX公司工程款、垫资利息、逾期付款违约金等共计499.511O万元。XX公司上诉后,在XX高院主持下,双方于同年10月28日达成调解协议,主要内容为:一、XX公司应于2011年12月15日前支付XX公司工程款余额、垫资款利息、逾期付款违约金共计400万元。二、如果XX公司不按上述约定的时间、款项金额履行,双方同意按照原判确定的款项金额履行。三、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5.6372万元,由双方各半负担;财产保全费0.5万元,由XX公司负担;司法鉴定费26万元,由XX公司负担。二审案件受理费由XX公司负担。同年10月31日,XX高院作出39号调解书,对上述调解协议内容予以确认。

2Ol1年l2月1日,XX公司致函XX公司称,为履行39号调解书,要求XX公司在收到该函后两天内书面告知付款银行及账号。12月3日,XX公司函复XX公司,要求该公司将应付款项汇入XX公司XX分公司开设在上海浦东发展银行XX分行的账户,账号为XXXXXXXXXXXXXX01X。

同年12月13日,XX市XX区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XX法院)向XX中院民一庭送去协助执行通知书,内容为:因XX公司在XX中院作被告的另外一起案件中,该公司将应付给XX公司的工程款4OO万元付至XX中院账上,需要该院协助冻结4OO万元。

2O11年12月15日,XX公司将应付给XX公司的40O万元,汇入XX中院执行往来款银行账户,并于同日发函给XX公司称,按39号调解书约定支付的4OO万元已汇入XX中院账户。

XX中院认为,39号调解书系双方自愿达成且经法院确认,具有法律效力,双方应严格遵守履行。只有当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或不能受领时,债务人才可以将履行的债务交由提存机关,从而使债务消灭。本案中,根据生效调解书第一条的内容,XX公司应于20l1年12月15日前向XX公司支付400万元,接受债务的主体为XX公司或其指定人,而非他人,否则为违约。只有在XX公司拒绝提供汇款账号或下落不明的情况下,致使XX公司无法按时履行债务,XX公司才可以行使提存权,向提存机关或XX中院的账户汇款400万元,作为已履行39号调解书确定的还款义务。现XX公司在XX公司提供其分公司账号的情况下,未直接向该账号付款,反而在XX中院既无执行案件又未经该院允许的情况下,向该院银行账号支付400万元,该行为不能认定为已履行39号调解书所确定的付款义务。XX公司提出XX公司未按施工合同提供正确的收款账号,其关于征得XX中院同意汇款400万元,已履行调解书确定义务的说法,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,不能成立。XX公司在调解书确定的期限内未收到XX公司支付的400万元,根据39号调解书的确定,按一审判决确定的债务数额向XX中院申请强制执行,XX中院依法受理XX公司的执行申请,符合法律规定,并无不当。XX公司要求XX中院撤销执行案件的请求,理由不足,不予照准。2012年2月15日,XX中院作出(执行裁定,驳回XX公司的异议。

XX公司不服,向XX高院提起复议。

XX高院查明的事实与XX中院查明的事实相同。

XX高院认为,39号调解书明确确定了XX公司的付款期限、数额、方式等内容。XX公司未按XX公司提供的账号付款,却在该案未进入执行程序的情况下,擅自向一审法院执行账号支付400万元。XX中院据此认定,XX公司的行为不属于履行39号调解书确定的付款义务,并无不当。XX公司在39号调解书确定的期限内未收到XX公司支付的400万元,根据39号调解书的主文内容,申请按原判决确定的债务数额强制执行符合法律规定。2012年3月16日,XX高院作出复议裁定,驳回XX公司的复议。

申诉人XX公司请求本院撤销复议裁定。理由如下:一、XX公司支付的400万元是为了履行39号调解书确定的400万元。XX公司支付之前,联系了该案一审承办法官,取得了XX中院账号,在保全申请中也写明了该款项为XX公司款项,XX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的内容也是保全XX公司的400万元,因此,该400万元确实是为了履行39号调解书确定的400万元,意思表示非常清楚。同时,也说明XX中院明知该400万元是XX公司支付给XX公司的履行款。二、XX公司明知XX公司通过XX中院支付了400万元。XX中院在收到XX公司转支付该400万元履行款前后,通知了XX公司;XX公司在支付该款的同时,书面通知了XX公司。三、XX公司从XX中院领取该款无任何法律上的障碍。在司法实践中,因为法院的公信力,通过法院支付履行款是一种常态,因此,只要将履行款打入法院账户即视为履行了义务也是一种常识。XX公司从法院领取履行款无任何法律或事实上的障碍,XX公司未能领取款项,是因为XX公司与该公司另有未了纠纷,XX公司申请了财产保全所致。

本院另查明:2011年12月12日,XX公司以其与XX公司在XX法院诉讼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另案,向该院提交《财产保全申请书》称:该公司获悉,同年12月15日前将有一笔400万元的款项,通过XX中院账户支付给被申请人XX公司,申请对该笔款项进行冻结。

本院认为,本案涉及的焦点问题是,39号调解书所确定的给付内容,能否进入强制执行程序。39号调解书对本案争议债权实际上确定了两项给付,即:第一,双方二审期间协商约定的400万元,此项给付由双方自动履行。第二,如果XX公司不能按照双方约定的第一项给付内容履行,则应按照一审法院判决的499.511O万元给付。其中,第二项给付是附条件的给付,以XX公司不按第一项给付确定的时间、金额等内容履行为成就条件。所以,第二项给付内容能否申请强制执行,关键在于该项给付所确定的条件是否成就。

判断第二项给付条件是否成就,涉及对XX公司将400万元汇入法院账户的行为,能否视为该公司履行39号调解书所确定的第一项给付义务的行为。从39号调解书关于第一项给付义务的文义表述来看,明确了三项内容:(一)给付的时间为2011年12月15日前;(二)给付的对象为XX公司;(三)给付的金额为400万元。尔后,双方又分别于2011年12月1日和12月3日以往来函文的形式,进一步明确了第一项给付的方式为银行直接转账,并且明确了具体的账号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(2007年修正)第二百一十二条第二款规定:“调解书和其他应当由人民法院执行的法律文书,当事人必须履行。一方拒绝履行的,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。”如果XX公司向一审法院转入400万元的目的确实是为了履行39号调解书确定的第一项给付义务,而且不影响债权人XX公司按照该调解书确定的时间取得相关给付款项,可以视为XX公司履行了第一项给付义务。但是,从XX公司在将400万元款项转入XX中院账户之前,就预先对该笔款项申请财产保全这一行为可以看出,XX公司向一审法院转款的目的并非为履行第一项给付义务,而是方便该公司在其与XX公司的其他案件中申请财产保全而为,XX公司也根本无法按照39号调解书确定的时间取得转入一审法院的相关款项。所以,在39号调解书确定的第一项给付方式已经明确的情况下,XX公司未经相对方XX公司同意,为方便己方申请财产保全而擅自将第一项给付的方式,由向XX公司指定的账号直接付款变更为转入一审法院账户,应当视为XX公司没有履行39号调解书确定的第一项给付义务,进而导致该调解书确定的第二项给付的条件成就。因此,在XX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后,XX中院按照39号调解书确定的第二项给付内容依法强制执行XX公司,并无不当。

综上,XX高院执行裁定,认定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XX公司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,对其申诉请求应予驳回。参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零四条、依照本院《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(试行)》第129条之规定,裁定如下:

驳回XX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申诉请求。

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。

审判长范向阳

代理审判员马岚

代理审判员尹晓春

二〇一四年五月四日

书记员黄丽娟

XX市XX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与被执行人XX市XX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执行裁定书
没有了